我对大学的期待

逢年过节,总会有人问我的理想大学是什么,基本上我都会说清华呀、北大呀,因为这样说,对方通常会顾盼自己「不争气」的孩子,同时也丧失了继续追问的勇气,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理想拿出去到处说啊。
对于理想,我总认为自己有实力通过更顺应自己内心的方式将其实现。所以我首先放弃了数学,然后是政治、基本能力、地理,结果高考成绩从背后恶狠狠地捅了我一刀。
我最敬佩自己的地方就是,在经历了这么多幻灭之后,还能乐观地生活并对未来有所期待。

前一阵子,家里常来一些小朋友借课本,偶尔有人趁着这个机会,顺带向我打听应不应该去四中报名。我稍稍平复了的心又得上下起了波澜:人生的萧条期未免来的太快了些!
选学校这种事,全凭个人或家长的意愿。总会有人大喜,有人大悲。我懒得计较四中和一中之间隔着几个临大附中,也从来没求证过班主任王雷口中高的离谱的升学率到底是不是真的。四中并没有给我留下值得向旁人喋喋不休的记忆。好多同学、好多老师、好多校长,健忘的人是不了解世间万象的。

因此,我对大学的期待,没多也没少:
1. 名字里有我不认识的字的人,我一个都不想认识;
2. 军训期间隔一天下一场雨;
3. 王建东的那句预言,最好不要成真。

我是很相信因果的。上辈子的我绝对是个大善人,所以这辈子才能遇到这么多小善人,这是我的福气。可我不想惜福,这些人搞死一个算一个。
哦,朋友!如果你还记得我,加我人人吧。只有人人才能让我在和你说话时 想起你那张丑恶的脸。

2013-08-12

页面

鲁ICP备15021116号鲁公网安备3713020237156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