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分想念赵忠祥

一不留神触怒了四年前的自己。

近来我一直在思考:为什么长得人模狗样的总憋着一肚子坏,而那些十足的好学生却总是要多挫逼男们有多挫逼男们。真正纯洁的人应该是像我一样春色满园关不住的啊。
某日接到曾经很要好的一个女性朋友的电话,哎呀还是有点小青春小萌动的感觉。感觉我自己一下子返青了。好想厚颜无耻地说这是初恋般的感觉,一看我水嫩水嫩的小侄女,才幡然醒悟我真的已然成了一个老货。

这正是问题所在。不可避免的,我正一步步地迈向十八岁。

觉得时间过得并不太快。而且一万年才是多久,绝不会超过一堂数学课的时间。我小学才毕业四年而已嘛,我依旧需要被关心、需要被保护。不然就像喝水时不小心挡了弟弟的动画片,会被大吼一声:哥哥你给我起开!
长达十七年的衰老过程中伴随着一系列并发症。别别扭扭。不知过去的我是吃得了怎样的苦中苦,方变得如今这幅人不人的模样。

某天某地偶尔碰见某时的某老同学,面熟,但真是不认识了。我觉得我正在向少年痴呆症患者一步步迈进。常常偶遇旧人,虽然心生澎湃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了。

老了不好,假装变老更不好。就像班主任总是有选择地遗忘我们不希望他忘掉的事情,比如调位、看电影还有班长的试用期。
所以六一,这个喜气洋洋又跟我没啥鸟关系的欢乐节日。早在四年前就跟我恩断义绝了。

给后来的自己留下点记忆是好的,没事写写日记。
若干年之后,还有个多年惦记着的对象。像白云大妈,十分想念赵忠祥。

2012-08-08

页面

鲁ICP备15021116号鲁公网安备37130202371560号